內容來自hexun新聞

臺掛歷行業遇寒冬

■本報記者 林春霞2013年10月31日,中央紀委發出《關於嚴禁公款購買印制寄送賀年卡等物品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要求各級黨政機關、國有企事業單位和金融機構,嚴禁用公款購買、印制、郵寄、贈送賀年卡、明信片、年歷等物品。這是自2012年底中央出臺“八項規定”之後的第三道關於公款消費的禁令。廣大民眾對這些禁令普遍叫好,而一些與之相關聯的行業,諸如明信片、臺掛歷印刷企業以及批發零售商戶們卻滿臉愁雲,他們面對慘淡經營的現狀感到有些不知所措。在中央紀委禁令發出的第12天,即2013年11月11日,浙江省紀委在其網站上發佈瞭《關於嚴禁公款購買印制寄送賀年卡等物品的通知》。浙江省蒼南縣金鄉鎮號稱“中國臺掛歷生產基地”,這個面積隻有40多平方公裡的鄉鎮,有著200多傢臺掛歷生產企業和個體戶,占據著國內臺掛歷市場80%以上的份額,其業務量幾乎50%以上來自黨政機關、國有企事業單位和金融機構。從中國經濟時報記者在蒼南龍港、金鄉等地采訪到的情況來看,多數企業和商戶對“公款消費臺掛歷”不再有過多奢望,他們紛紛表示“要轉型”,但是究竟如何轉型,轉向哪?普遍感到迷茫。龍港掛歷市場商鋪大門緊閉蒼南龍港是臺掛歷及相關禮品的經營集散地。2014年2月11日上午(即農歷正月十二),記者在浙江省蒼南縣龍港臺掛歷市場采訪時,發現這裡的商鋪大門都緊閉著。記者在順風日歷商鋪前舉起相機正準備拍照,恰好一位騎著摩托車的中年男子過來好奇地問記者是幹什麼的?記者便借機向他打聽這裡的商戶經營情況,在交談中記者得知這位中年男子名叫林華豐,就是記者要拍照的順風日歷商鋪的經營戶。林華豐對記者說,“我的商鋪大門最近一直關著,恰好今天要來店裡拿一點東西,要不然你也見不到我。”林華豐還告訴記者,他做臺掛歷業務有五六年瞭,以往每年銷量達100多萬元,2012年銷量最旺,將近200萬元,而2013年銷售額隻有40多萬元,比往年減少瞭60%以上。“現在國有單位的業務基本上沒有瞭,剩下的客戶隻有私人企業以及個人散客。”林華豐說。據林華豐介紹,臺掛歷生產季節性明顯,每年過完元旦,臺掛歷基本上沒有生意瞭,市場也不開門,淡季起碼要關半年時間的門。直到8月份生意才會好轉,從8月到12月是一年中最好的銷售旺季,一年隻做5個月的業務,而店面租金全年照交。談到經營產出問題時,林華豐向記者訴起瞭苦:“你看,我這間店面一年租金需要4萬元,不開門也得照樣交租金,而臺掛歷的利潤並不高,也就5%—10%左右,按照2013年的經營狀況是虧本的。”面對銷量和利潤雙下降,至於2014年是否繼續經營,林華豐說自己還沒想好,先看看情況再說,如果還是不景氣,就不做瞭。“我還好,隻是做小本生意,虧不瞭多少,也沒有什麼積壓貨。我的小舅子在蒼南金鄉做臺掛歷印刷,去年虧損瞭1000多萬元。”林華豐邊說邊騎著摩托車離開瞭市場。他建議記者到金鄉看看,那裡印刷企業多,有100多傢,可能信息更集中,反映的情況更全面。金鄉臺掛歷企業面臨“退單潮”當天下午,記者又趕往蒼南縣金鄉鎮進行瞭采訪。蒼南縣臺掛歷行業協會秘書長李江賢在接受中國經濟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蒼南全縣有150多傢專業生產臺掛歷的企業,90%集中在金鄉鎮,臺掛歷是金鄉的三大支柱產業之一,拉動瞭很多相關行業發展,比如設計、紙張、印刷、塑料包裝等。李江賢說,2013年9月8日,他們舉辦瞭“第八屆中國(溫州金鄉)臺掛歷禮品展覽會”,此次展會屬歷屆規模最大、影響最好、下的訂單最多,400多個攤位全部爆滿,參展商比往年增加瞭35%,3天展會意向訂單達3億元左右,廣州、上海、義烏等地同行都來參展。很多企業在展會上信心十足,千方百計拉客戶,都想在下半年大幹一場,但卻遭遇中央紀委發出的《通知》。據李江賢介紹,印刷臺掛歷都要提前備料。在版權制作上,一般是從1月份就開始設計版式,8月展銷會上展出並下訂單,之後便開始準備材料生產,12月生產印刷,之後收賬。一年一個循環,特別是下半年很忙。按照往年情況,接到訂單的臺掛歷企業,在收到客戶約20%的訂金後,一般於9月底備料投入生產,進入10月印制機器開始忙碌起來,11月份可以交貨給客戶,12月份客戶可以分發這些臺掛歷。兩個月前,金鄉鎮臺掛歷市場還處於歡樂中,當時,曾有媒體這樣描述展會情況,“在目前制造業普遍低迷之際,金鄉鎮的臺掛歷銷售呈逆勢增長”。而2013年展會結束的兩個月後,中央紀委發出《通知》,大傢都感到震驚,甚至有些不知所措。一時間,“退單潮”從四面八方襲來,而此前一些臺掛歷企業已經完成瞭訂單總額的約50%,最少的也完成瞭約20%。對行業來說,訂單已下來瞭,紙也進瞭,沒辦法瞭。無奈之下,一些臺掛歷企業隻好停止印制,企業的倉庫裡,包裝好的臺掛歷都印著2014年的字樣,一本疊著一本,堆得似小山。“禁令出來之後,退單的電話一個接一個打來,都說‘中央有規定,沒辦法,隻有退單’。也有客戶說‘先退掉,後續損失再說’,當時鎖在倉庫裡的約有120多萬本,價值500萬元左右。”蒼南臺掛歷行業協會黨支部書記、溫州四洲印刷有限公司老板蔡步棉告訴中國經濟時報記者。另據蒼南臺掛歷行業協會相關工作人員介紹,蒼南縣90%以上的臺掛歷生產企業陸續出現客戶取消合同、退單情況。退單潮下,蒼南四五十傢大中型臺掛歷生產企業中,每傢平均庫存積壓瞭價值七八百萬元的貨,還有上百傢小型企業,每傢平均庫存積壓瞭價值兩三百萬元的貨。而退單、取消合同的,主要是黨政機關、工會、團委所訂的作為新年慰問品的臺掛歷;電信、移動、郵政等國有企業所訂購的作為產品宣傳、廣告用的臺掛歷;國有銀行作為業務推廣、宣傳用的臺掛歷;中國人民保險(放心保)公司、中國人壽(601628,股吧)保險公司等國有性質的保險公司作為業務推廣、宣傳用的年歷、吊歷;其他相關國有企事業單位作為新年慰問和會議、辦公之用的臺掛歷產品等等。以上退單的,包括後期企業無法銷售的庫存產品,估計損失將達3億元以上。另據瞭解,2012年蒼南縣金鄉鎮的臺掛歷年銷售總額達到約10億元。當地人曾自豪地說,8000多萬本臺掛歷從金鄉走向全國,而這其中來自黨政機關、企事業單位等公款消費訂單約占50%。以蔡步棉為例,他傢近一半的客戶是某地的煙草、銀行、保險公司等。現在臺掛歷等相關產品“公款消費”這扇大門已經開始向企業關閉瞭。行業虧損額達50%蒼南縣臺掛歷行業協會會長、錦州月歷貿易有限公司董事長陳邦景向中國經濟時報記者表示,去年以來有許多記者來采訪,都被他拒絕瞭,因為現在有些話說多瞭不好。首先這個“禁令”是國傢政策硬性規定的,他們不好評價。其次,他們的經營狀況說多瞭,會給自己造成很多壓力,銀行不給貸款,也麻煩。去年《通知》剛出臺,就有銀行的人過來打聽他們企業的經營情況。據陳邦景分析,“從全行業的情況來看,去年總損失達50%左右。一方面產品積壓,另一方面降價處理也是很大的損失,還有人傢交瞭定金不要的,這塊損失達20%—30%左右。”蒼南臺掛歷行業協會常務副會長、雅薈印務有限公司董事長陳紹環接受中國經濟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禁令’對我們企業影響很大,去年公司的業務量減少瞭1000多萬元,公司年產值2000萬元—3000萬元,主要大客戶中有移動、電信等客戶退單。”陳紹環說,“退單大致分這麼幾種情況:有交瞭訂單已生產的,客戶單位派人到廠裡實地調查,如果確實存在損失,也給一些補償;有簽合同沒有印的,最後也給瞭一些補償。有的本來想要,後來幹脆就不要也不給錢瞭。有些積壓品好處理的,我們就低價處理掉。還有一部分積壓的,最後隻好當作廢品賣掉。”而義烏年畫掛歷協會會長金景喜分析認為,賀卡上一般不印客戶的名字,已經印好的也可以想辦法賣掉。但是,“臺歷、掛歷受影響特別大,因為上面清晰地印著某某單位等客戶的抬頭。對方一旦退掉訂單,這些已經印好的掛歷、臺歷就變成瞭沒人要的‘廢紙’”。“我們對倉庫裡堆著的價值500萬元的積壓品進行瞭低價處理,原來賣10元的,後來隻賣2元—3元,僅降價處理這一項損失瞭200多萬元。”蔡步棉說。公款印制明信片、臺掛歷的禁令,不僅讓號稱“中國臺掛歷生產基地”的蒼南金鄉等地遭到重創,其他地方的相關企業和商戶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浙江瑞安一傢塑料企業的老板姚建漢告訴記者,他的客戶企業去年業務量大約減少瞭三分之一,有一傢印刷企業積壓瞭幾千萬元的臺掛歷材料。不僅直接做臺掛歷的企業受影響,像他這樣給臺掛歷行業做配套的,去年業務量也銳減,銷售額減少瞭300多萬元。北京啟恒印刷廠老板楊先生也向記者表示,他的印刷廠主要承接印刷雜志等業務,基本上不做臺掛歷,沒受什麼影響。而他一些做臺掛歷印刷的朋友,很多廠子都倒閉瞭。另據瞭解,禁令發佈後,北京的百榮、沙子口、萬朋等多個知名文化用品、文體用品、辦公用品和禮品批發市場,其銷量及訂單量均出現縮水。據一些商戶反映,訂單縮水程度跟單位性質有關。像機關和國企比較重視上面的規定,多數訂量都減半或者幹脆就不訂瞭。但是私企的訂單量沒受什麼影響。北京萬朋文化商場主管黃先生告訴本報記者,每到臺掛歷銷售高峰季節,即每年的10月到次年1月份,該市場都會留一些攤位給經營臺掛歷的商戶,去年溫州蒼南一帶的商戶在這裡租用攤位賣臺掛歷沒什麼生意,大部分都虧損瞭,估計今年他們基本上不做瞭,商場的攤位也不給他們預留瞭。

新聞來源http://news.hexun.com/2014-02-21/162361669.html

這樣辦車貸優惠利率多辦理信貸房貸銀行有哪些利率多少免費諮詢試算

    全站熱搜

    kensander4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